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

脑洞狂魔(然而总是ooc,给自己点蜡)

覆辙(一)

()´д`()出生了!!!这文出生了!!开机开机!

Warivl:




  青云山。




  大竹峰。


  




  一日,田灵儿自太极洞归来。




  这十几日她潜心为两年后会武做准备,甚少见到她那小师弟。今日想到,便往他那院子里去。




  大竹峰人丁并不兴旺,住房宽敞。




  她问,“小凡,你在么?”




  平日张小凡一听她呼唤立时便出来。今日却迟迟不见人。




  屋里窸窸窣窣,一会儿才有人应答。正是张小凡的声音,“师姐,我马上出来。”




  田灵儿心下奇怪,问道,“你今天竹子砍了么?”




  张小凡出得门来,见到她也欣喜,低头笑答,“砍了的。”




  田灵儿想到什么,笑道,“前些日子,你不是说有只猴子常欺负你么?今儿得闲,师姐帮你出气,怎么样?”




  张小凡却不应好,忙道,“不必了,师姐,那猴子已不跟我闹了。”




  




  这十几日不见,小师弟变化不少。




  她正待说话,小凡屋里却传来一声声响,似是何物落于地上。




  田灵儿探过头去,道,“什么声音?”便问小凡,“你屋里有人?”




  张小凡面有难色,支支吾吾。




  田灵儿向来大大咧咧,不受拘束。见他这样,自己径直推门去看。




  张小凡心道不好,想拦,又不敢拦,也已来不及。




  推来门一看,田灵儿撇了撇嘴,道,“这就是那只欺负你的野猴子?”




  张小凡闻言一愣,自己一看。




  他房间里床铺整齐,简朴干净,只有一只猴子在嬉闹,手里扒拉着一根黑色铁棍。




  田灵儿当他是怕被罚,拍拍小凡肩膀道,“放心,我不会告诉爹的。”




  田灵儿本就是来看一看他,再说了几句就要走。




  




  张小凡进得门来,关上门。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
  他看看房间,的确没有人,小声喊道,“丁隐?丁隐?”




  身后有人声音,“那红衣裳姑娘就是你师姐?”




  张小凡知是他,心一舒,回头问道,“刚刚你躲哪儿去了?师姐她居然没发现。”




  丁隐一笑,指指,“上面。”




  张小凡看一看,原来是房梁。




  张小凡默不作声,想了想,道,“其实师傅师娘都是好人,通情达理。若告诉他们你被仇家追杀受伤,暂时借住,他们必会答应。”




  丁隐看也不看他,道,“你这是骗了你心上人,内心不安。”




  张小凡愣住,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。霎时脸颊飞红,结结巴巴,“你别胡说……什么心上人?”




  丁隐笑笑,反问,“我说错了吗?”




  顿一顿,他道,“你才十四岁,情窦初开,很正常。”




  张小凡“你你你”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


  他想,丁隐也不过才十七,口吻像活过几辈子。




  过了一会儿,张小凡思量一会儿,说道,“你不想告诉他们,那就不说好了。”




  丁隐正要说话,听到小凡轻轻说,“我也有不愿别人知道的事。”




  灰毛猴子手里拨弄着那根黑铁棍,叽叽地叫。




  丁隐注视着那铁棍,淡淡道,“的确是。”




  若不是,名门正派弟子怎会有这等阴邪噬血之物?




  




  夜深人静。




  院落里是青松与几竿修竹。




  丁隐猛地醒过来,他看看地上,张小凡还在熟睡。




  这傻小子,说你受伤你睡床,硬生生打了好几天地铺。




  年少不知愁。不知人心险恶。




  他想起自己刚刚梦到的人与景象,内心无法平静,起身到窗边。




  风吹响树枝竹叶,月色冷冷。




  丁隐笑一笑,上一世如何。




  他伸出手来,垂下眼看一看双手。这一世,我就要凭这双手,一点一点一点拿回来。








  丁隐抬头看天,不惧不敬。




  你天意要弄人?我便作弄天意。




  




  七天前。




  上山砍竹是张小凡每天功课。这修炼要持续三年,今年便是最后一年。




  只是近来有一只灰猴,掷松果将张小凡砸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


  猴子灵活至极,他奈何不得。田灵儿知晓这事,有心帮忙,又因太极洞修炼一事暂且搁下。




  这天张小凡照例上山砍竹。




  不一会儿,灰猴又出现在竹枝上,手中几枚松果,看来是砸他砸上瘾了。




  张小凡无奈,想起师兄宋大仁教他的一招。他资质虽差,这时为这灰猴所欺,一时气恼,驱动微弱功力,念起法诀。




  他修为有限,效力极微,加上灰猴察觉不妙,连忙往密林深处跑去。




  张小凡追着灰猴到密林边缘,便不往前。




  灰猴见他踟蹰不前,吱吱吱的笑个不停。




  大竹峰后山除竹林便是松柏深谷,里面是原始森林,有毒虫猛兽。虽听师兄谈论过,此时张小凡满腔怒火,顾不得许多。




  树木高大耸立,几乎暗无天日。




  那只灰猴也不知到哪儿去了。




  张小凡越走越远,忽然,树木渐希,有了一线光亮。




  他心下大喜,往前走去,那是一个碧潭。




  张小凡一到此地,便有种说不出的恶心之感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他往潭水中央一看,有一只黑色短棒,插于乱石之中,露出一截,煞是难看。




  灰猴在潭水边吱吱吱地叫。




  张小凡便往那处一看。




  有一个人。躺着的人。




  古木森森,潭水碧绿,四周寸草不生。




  那个人就静静躺着,不顾日月,不管天地。




  发丝为潭水濡湿,紧紧贴着苍白面颊。




  睫毛极长极密,不时抖上一抖。





评论
热度 ( 46 )
  1.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()´д`()出生了!!!这文出生了!!开机开机!
 

© 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