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

脑洞狂魔(然而总是ooc,给自己点蜡)

覆辙(八)

快乐背起锅!!!开虐了!

Warivl:


  • 第八章。八是个好数字。


  • 回顾一下第一章前面。 @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提议虐的是她,下狠手的是她,刀片给她,全是她。我一贯温馨。





  张小凡安静的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并不看他。包袱放在脚边。




  丁隐也不看他,道,“送到这里就行了。你回去吧。”




  张小凡一直愣愣的,这时却轻轻道,“丁隐,你骗我。”




  丁隐按捺下性子,温言劝说,“你不该下山来,青云门才是你要待的地方。一会儿就回去。”




  张小凡恍如未闻,执意道,“你骗我。”




  这一句里隐隐有委屈之意。




  丁隐耐心有限,却又无法生气,只道,“我的确骗你,这又如何。”




  张小凡质问道,“你说过你走会告诉我。”




  丁隐叹一口气,无可奈何,道,“张小凡,我不会是第一个骗你的人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你这么傻以后会被很多人骗。”




  张小凡垂下头,低低道,“但你和他们不一样的。”




  丁隐怔了片刻,方才道,“那我现在告诉你,我要走了。这样可行了?”他再道,“你回去。”




  张小凡没有说话,一会儿,他下定决心,发誓道,“我绝不回去。”




  丁隐知他心性坚韧,却未料到他倔到这个地步。




  丁隐轻笑一声,气道,“好,你不要回去。天下之大,任你去。反正与我没有干系。”




  说着,他起身便走。




  他一动作,张小凡如临大敌,连忙抓起包袱快步跟上。




  也许是怕丁隐生气,他只敢跟在后面几步,不敢上前。




  丁隐走了几步,停下,冷冷道,“你走你的,别跟着我。”




  张小凡也没有好气,道,“路不是你一个人的。你能走这儿,我也能走。”




  丁隐对他又气又恼,又无法可想,也不能动手打晕。




  山林小路,四下幽静。




  丁隐语气尽量放缓,“小凡,你觉得前路很好走么?”




  张小凡陡然见他柔和起来,又觉得丁隐是在想法子劝他回去,干脆一言不发。




  丁隐淡淡道,“你跟着我,无非觉得我是个好人。倘若我告诉你,我不是呢?”




  他说这一句话时,看着张小凡,神色凛然,显然不是弄虚作假。




  张小凡坚持道,“我知道你不坏。”




  丁隐语气讽刺,道,“我做过一些你想都无法想的事。你才一十四岁,知道什么是正,什么是邪?”




  顿一顿,丁隐下定决心,将这一番话说出口,“你曾被屠村,伙伴村民全遭杀戮。倘若,我告诉你我也做过这种事呢?”




  他这话一出,张小凡死死的盯住他,眼睛发红,显然不敢置信,只盼他改口。




  见小凡如此,丁隐再慢慢道,“这样,你还要跟着我走?”




  张小凡一时震动,心里杂乱。




  终于,他慢慢低下头来,哑口无言。




  丁隐知他心里挣扎,劝说道,“这下你知道了?回去吧。”




  张小凡一动不动,缓缓的抬头看他。




  一双眼灼灼的烧。




  张小凡倔强道,“正?邪?我不知道。邪道就是坏了吗?正道就是对么?”他再道,“我只知道,你不是伤天害理之人。你做事必有你的道理,你说出事情经过来,我才能知道你做错没有。”




  丁隐久久没说话,良久。




  他上一辈子遇到的所有人,都没有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看得破。




  可惜遇到得这样晚。




  他正要说话。




  下一刻,有一女子娇笑的声音令丁隐全身冰冷,血液逆流。




  原来树林深处站着一个女子,一身黑衣,眉眼俗艳,娇俏的笑。




  玉无心!




  丁隐看着她,爱恨莫辨,心内欲焚。




  张小凡也看过去,第一眼,他便不喜欢这女人,看到丁隐目光,更不喜欢。




  玉无心唇边笑意愈浓,不怀好意,“丁引。找到你了。”




  丁隐冷冷看她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


  玉无心轻笑,势在必得,“当然,是带你回去了。”




  她越走越近,对丁隐戒备目光视若无睹,“两个多月,你终于舍得下山了。”




  张小凡不明情况,想起丁隐说过的为仇人追杀,再听她那一句带丁隐回去,心道不好,立马拦在前面。




  张小凡警惕的盯着玉无心,厉声喝道,“你不准碰丁隐!”




  玉无心这才看到他,“青云门弟子么?”




  她不放在心上,笑眯眯道,“既然被你看到了,那么……”




  玉无心右手倏然化出一根冰魄寒鞭,出手狠戾,朝着张小凡而去,“就杀了你。”




  丁隐忙拉过张小凡,闪避到一旁,险险躲过。




  他目光一扫,瞥到一旁密林还有阴风谷弟子,为数不少。




  按上一世来,他此时尚不通武艺,除了一身力气。




  倘若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还好,但是张小凡……




  脑海里千百个念头转过,片刻之间,丁隐心思已定,做好打算。




  玉无心见一击未中,并不急慌,蓄力又挥出她那鞭子。




  冰魄寒鞭乃是绿袍所送,威力自不用说,以张小凡之力万万不能抵挡。




  丁隐看到小凡包袱里一物。




  玉无心本想早些解决,这番挥出的那一鞭是冲着要张小凡的命去的。




  那一鞭就要落下。




  她只道,杀的不过青云门一个低微弟子。




  玉无心无法料及,张小凡自己也无法料及。




  只有丁隐知道他自己做了什么。




  他心一横,趁那一鞭还未落下,猛地抱住张小凡,以背挡下玉无心那一击。




  但觉背后剧痛,五脏六腑都快移位,丁隐生生呕出一口血。




  血溅到张小凡脸上,肩上,肩上的包袱上。




  张小凡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


  丁隐的脸离他这样近,他的手贴在丁隐背上。




  他手上摸到黏黏的,温热的,是血。




  丁隐的血。




  包袱里一物,上面那颗珠子隐隐发出红色血光,竟吸引得丁隐的血往那边流。




  张小凡紧紧抱住他。




  此刻,张小凡恨不得从未有过这个拥抱。




  他绝不想以这样的法子抱住丁隐。




  张小凡只觉自己手都在抖,从未这么慌乱过。




  丁隐凑到他耳边,声音微弱,笑道,“傻小子……天道无常……记得……”




  珠子血光更亮。


  


  丁隐一句话还没说完,伤重难支,晕了过去。




  张小凡还来不及撑住他身体,玉无心鞭子使劲一拉,将丁隐卷了过去。




  玉无心也知道自己用了几分力,想着必要早些医治,无暇再与张小凡计较。




  她一时也有些急慌,扶住丁隐,冷哼一声,对着林子里道,“留两个人,杀了这小子。其余人跟我回去。”




  说完,飞身一跃,身影远去。




  丁隐在她那里!




  丁隐怎么能在她那里!




  丁隐还受着伤!


  


  张小凡目眦尽裂,眼睛发红,犹如困兽。




  他自己都没有了知觉。




  




  不知多久。




  他清醒过来,手上是那根烧火棍,林间地上只有两个弟子的尸体。




  死相凄惨,零碎血肉。张小凡冷冷看一眼,毫不怜惜。




  他勉力支撑,站起来,体内还有一股阴邪冰冷之力,似乎完全不受他控制。




  张小凡身体一歪,痛苦万分,这股力量令他几乎呼吸不过来。




  痛不欲生,但他也得活下去。




  因为,丁隐还在那魔女身边。




       他绝对不能令丁隐待在危险境地。




  想起丁隐,丁隐最后那句话窜入他脑海。丁隐说,天道无常。




  忽然,张小凡想起某一个夜里,丁隐教给他的东西。




  他试着压制那股邪煞之力。




  烧火棍上的珠子血光渐渐消散。




  那股力量也渐渐平息下来。




  他终于知道,当初普智和尚为什么要他扔了那颗珠子。




  竟是这般邪恶噬血之物。








  张小凡反而抓紧烧火棍,凝视着,眉间一股倔强之色。




  他想,邪恶之物又如何?痛不欲生又如何?只要能找回丁隐,这就是我的正道。



评论
热度 ( 41 )
  1. 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快乐背起锅!!!开虐了!
  2.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