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

脑洞狂魔(然而总是ooc,给自己点蜡)

覆辙(十三)

开始了!(磨刀)

Warivl:

  




  碧瑶一听那话,正要发作,顾及小凡伤势,便又忍了下来。




  她和颜悦色,商量道,“我同伴受伤了,不得不借宿一晚,麻烦通融一下。”




  她脖子上一串小拇指大小的珍珠,大小一致,圆润可爱。这时取了下来,在手掌上犹自熠熠发光。




  碧瑶道,“一晚!让我这同伴好好休养,这珍珠便送给你们。”




  那老头看了一眼,沉声道,“卧云村实在不欢迎外人。”




  说着便指路,“姑娘往那边去,十几里路外就有人家。”




  碧瑶怒从心起,却不能动手。




  她一个人支撑小凡,已是勉强。




  碧瑶冷笑一声,道,“那好,你不帮,自有人帮。我不信这村子没一户人家肯收留我们。”




  碧瑶生性倔强,便真将小凡扶在一边坐下,自己一户户敲门。




  




  说来奇怪,这些人家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寻常村落景象。但一见她,都打量一会儿,纷纷拒绝。




  碧瑶从没吃过闭门羹,这刻也不能不硬着头皮求助。




  再敲开一户人家。




  一个人开了门,竟是一惊,看看屋里,又看看她,“姑娘?”




  碧瑶看着这人,想这必定不是这村子里的人。




  山野鄙陋之地,怎么会有这样风华的人?




  那么想必不会与这些村民一样见识。




  心里一舒,碧瑶温言道,“我同伴受伤,夜色已晚,可否借宿一晚?”




  那人微微一笑,正要说话。




  屋里又是一个女子声音,“大力哥哥,外面是谁?”




  说着便走了过来,碧瑶一见她,不由自主啊了一声,不能动弹。




  




  张小凡做了一个极长的梦。




  他焦灼难安,在幼年屠村血案那一片尸山血海里走。




  画面陡的一变,又是丁隐满身血靠在他怀里,吐息微弱。




  还有古井里那一眼,碧瑶的那句,“心爱之人……”




  他挣扎咬牙,喘不过气来。




  这时,心里却忽然平静了。




  他感受到一道目光,有一个人坐在床边看着他,他很想睁眼看看是谁。




  甚至有个名字压在心底,想要轻轻喊出来。




  




  张小凡终于醒来,是第二天的早晨。




  他看看四周,并没有人。




  屋里也是陌生地方。




  这时,一个人从房外进来。




  张小凡看她,疑惑问道,“碧瑶?”




  “碧瑶”换了一身蓝色衣服,有些土气,笑意盈盈,道,“这位小兄弟,你醒了?”




  张小凡再看她。




  她走近来,道,“碧瑶姑娘在厨房熬药。”




  烧火棍正在他枕边,他一把抓在手里,防备着。




  张小凡脸色苍白,眼神狠戾。




  他厉声道,“你不是碧瑶,你是那个妖女!”




  她柔柔弱弱,疑惑道,“什么妖女?小兄弟,你可是晕糊涂了?”




  张小凡正要起身,逼问她丁隐下落。




  却听到一个声音。




  这个声音,他两年没有听过。




  这个声音,他魂牵梦萦。




  这个声音有一些担心,有一些怜爱,“小玉,怎么了?”




  张小凡感觉不到自己心跳,感觉不到这是何地何时,又或者是梦不是。




  他只想,这若是个梦,那也久一点。




  再久一点。




  猛地一震,张小凡死死看着刚进来的那人不放。




  眼睛不敢眨,话都不敢说,动都不敢动。




  如果这是个梦,一说就醒了,怎么办?




  玉无心轻轻靠在丁隐怀里,一笑,“没什么,只是这小兄弟好像晕糊涂了。”




  张小凡终究还是出声,轻轻轻轻,“丁……隐。”




  又慢又轻。




  丁隐不解的看着他。




  眼神陌生,有一点关切。




  使劲掐一掐自己手,张小凡喜不自胜,喃喃,“这不是梦。”




  他心里先是狂喜,洪水一般。然后静静冷下来,冷下来。




  他听到,丁隐说,“小兄弟,你说什么?”




  张小凡不敢置信,“你不认得我?”




  玉无心看看小凡,看看丁隐,道,“大力哥哥,你以前认识这位小兄弟么?”




  丁隐皱眉,一想,道,“不认识啊。”




  烈焰猛遭冰水。




  张小凡坐在床边,又惊又痛,捂住心口。




  他想,两年了,他也长大了。或许丁隐一时不记得也是可能的。




  张小凡看丁隐,动也不动,“我是小凡!大竹峰的张小凡。”




  丁隐一定能想起来。




  丁隐笑道,“我从没离开过卧云村。你想必是认错了。”




  心越来越冷。




  火一点一点熄灭。




  张小凡心慌,抓紧最后那一点可能性。




  他急急忙忙解释,“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去找你?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


  他想,肯定是这样。




  丁隐在怪他,跟他赌气,所以说这些话。




  张小凡继续解释,“我知道你生气。那时候我没用,我偷偷跟着你下山,还害你受伤。我又找不到你,只能回青云门……”




  丁隐好奇的看着他解释,像听无关故事。




  玉无心笑道,“你一定是认错人了。大力哥哥认识你,我不会不记得的。”




  张小凡一字一顿,咬牙切齿,“是你?”




  他握住烧火棍,青筋凸出,“你做了什么!?”




  玉无心无辜,道,“我?我怎么了?”




  张小凡激动起来,杀气腾腾,“你害的他这样,是不是?”




  丁隐护住玉无心,不快道,“小玉是我娘子,她怎么会害我?”






  轻轻一句话,重若万钧。




  晴天霹雳,六月飞霜,震撼都不过如此。






  张小凡眼神发红,犹如困兽,“娘、子?”




  玉无心轻轻一笑,道,“我与大力哥哥成亲多年,恩爱有加。我如何会害他?”




  丁隐温柔的看看她,相视一笑。




  张小凡看着,轻轻道,“绝不可能。”




  丁隐看一看他,道,“你恐怕是真认错人了。”




  张小凡定定看他,“认错我自己,我都不会认错你。”




  丁隐道,“人有相似。只是长得相似也未可知。”




  张小凡执意,“你就是丁隐。”




  丁隐挠挠头,苦恼道,“我姓丁没错,但我叫丁大力。是卧云村一个平凡的山野猎户。”




  小凡面如死灰。




       看这少年面色,恐怕谁都不忍心再说什么。




       丁隐却还是将话说出口,“我当真不是什么丁隐。”




  玉无心也接口道,“和你一块儿来的那位姑娘,与我也颇为相似。但我与她,何尝是同一个人。可见世上长得像的人,也是有的。”




  张小凡不再说话。




  张小凡看着丁隐。




  他却不看小凡。




  




  屋外一位绿衣少女走了进来,“你们怎么啦?小凡,你醒了?”




  碧瑶手中端着一碗药。




  她进来,递药碗给小凡,“傻小子,给你的。”




  说完才觉失言,撇撇嘴,“我忘了,你不让我叫你傻小子的。”



评论
热度 ( 37 )
  1.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开始了!(磨刀)
 

© 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