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

脑洞狂魔(然而总是ooc,给自己点蜡)

奥斯卡欠他一个影帝(一)

真拉布拉多

Warivl:


  • 小甜饼。真甜。不含砒霜不含防腐剂。


  •  @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真的是被你们《覆辙》评论撩出来的文。





  “奥斯卡欠他一个影帝!!!”




  办公室。鬼厉刷着微博,猛地看到这么一句,吓一跳。




  他心想,小李子不是拿了个影帝了么?




  再想,不对啊,我刷的是丁隐的搜索页面。




  原来是丁隐一综艺节目。节目组玩外景拍摄,他扮失忆,给自己取了个名叫丁大力。演技好得唬了一堆人。真像那么回事。




  迷妹们纷纷嚎,演技太好,我要给你生猴子。




  鬼厉默默mark了个资源。要补!




  




  办公室门被一下子推开。




  门都不敲,全公司上下只有他女友碧瑶。




  碧瑶一阵风似的进来了。




  鬼厉手快,电脑立马切页面。他再若无其事,招呼,“碧瑶。”




  碧瑶走到他后面,一看,巧笑嫣然,“陆雪琪?”




  笑得有一些不对劲。




  鬼厉不解,一看电脑页面,有点心烦。原来手快,切到了一娱乐新闻,全版是当红小花陆雪琪的街拍。




  陆雪琪长腿纤腰,唇红齿白,小小的脸,精致的锁骨。




  编辑以黑体字打出几个大字。




  碧瑶盯了一会儿,念出来,“宅男女神?”




  鬼厉叹气,“你听我解释。”




  碧瑶倒没生气,平静的说,“你青云大学的学姐嘛。以前特关照你那个,我知道。”




  鬼厉正想说,你知道就好。




  碧瑶冷笑一声,抓紧手包,“分手吧!你见鬼去吧。”




  走跟来一样,一阵风。还重重把门带了一下,一声巨响。




  




  于是这一天,女友成了前女友。




  




  副总曾书书送资料进来。




  他看一眼门外,“碧瑶又跟你闹了?”




  鬼厉头都没抬,签文件,“没闹。”




  曾书书说,“哄哄呗。”




  鬼厉抬头,递文件过去,“直接分了!”




  曾书书啊了一句。




  他倒不觉得鬼厉碧瑶感情多深。




  两人青梅竹马,有感情也不是爱情。禁不住二叔鬼王一直念叨,他俩勉为其难谈了一场,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。




  这下倒是轻松了。




  曾书书一想,“单身了,兄弟陪你看场电影去?”




  鬼厉看看他,狐疑的问,“两个大男人一起看电影?”




  曾书书领会过来,“呸呸呸!没对你有那意思啊!”




  鬼厉拍拍心口,松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


  曾书书不服,“我爱豆的新电影,首映!好不容易的票!有两张,没妹子陪只能叫你。”




  鬼厉没搭话。




  曾书书再卖安利,“我爱豆演技特好。上次一综艺节目,他把路人都给骗住了。这两天的微博热搜就这个……”




  鬼厉抬头看一看他。




  看他有兴趣,曾书书来了劲,“真是特棒。他出道第一部戏就蛮受瞩目的……虽然是个配角,一部电视剧。”




  鬼厉心道,嗯,那部古装,叫什么战纪,我只看了丁隐剪辑。




  曾书书说,“这个你可能不知道!不过前几年大热的那部你知道吧?就是男主被骗得特惨,跟《楚门的世界》有点像的那部。拿了提名了一片子。”




  鬼厉心道,嗯,《卧云村》,我刷了五遍!




  曾书书还继续,“去年那部,重生题材。演技特走心,眼神戏简直不要太棒!”




  鬼厉心道,嗯,《覆辙》,我能把台词背下来。




  曾书书觉得安利够了,再一问,“那今天首映你去不去看?”




  鬼厉捏了捏兜里的票。




  他想了一想,点点头,“好吧,看部电影也不错。”




  




  曾书书一出门。




  鬼厉立马上微博小号,直接带丁隐大名和电影话题发了条微博。




  今晚首映式有张余票,留言抽奖送。




  手机忽的一响,碧瑶的一条信息。




  “你给我等着!”




  


  




  深夜,丁隐参加完一电影首映式。助理开车送他回家。




  到他家路口边,丁隐说,“哎,停下,可以了。”




  助理疑问,但也就找地停下。




  丁隐招呼,“我走路回家,当锻炼。”




  助理新来的,听说明星都有些不同于别人的小习惯,于是也不多问。




  




  丁隐下车,轻车熟路直奔路边一店面。




  店面整洁干净,一边架子上摆着不少包装盒,是各色游戏。另一边是一排排手办,多种多样。




  店主姓乔,一副金边眼镜,斯斯文文,像个医生。熟了之后,一问,大学还真学的药剂学。




  丁隐看着游戏,“这个、这个、再这个!”




  店主乔少恭非常开心。




  




  抱着游戏回家,丁隐心满意足。




  走过一路灯,他停下看了看,继续走。没走几步又再转回来。




  不对啊,明明听到小狗叫声了。




  路灯下有一纸箱,丁隐迟迟疑疑走过去。




  一步一步,小心如拆弹部队。




  丁隐想,我没什么黑粉,总不至于放一炸弹吧。




  




  他掀开纸箱,路灯昏昏黄黄,照着箱子里一只小狗。




  灰灰色的,小小的一只。




  原来是一只拉布拉多。




  丁隐看看它,应该还没有三个月。




  拉布拉多见到人,特别欢喜,汪汪汪的叫得更欢。




  丁隐蹲下来,“刚刚是你叫?”




  拉布拉多眼睛湿漉漉,鼻子一抽一抽的动。




  丁隐摸摸它的头。




  丁隐逗着它,“小东西?你是被人扔了?”




  拉布拉多呜汪一声,伸出舌头,舔一舔他的手。




  手心被舔得湿湿的,痒痒的,暖暖的。




       心里一动,丁隐忽然很想养只狗。




  


  


  丁隐把纸箱抱回了家。




  拉布拉多一从纸箱出来,欢快地撒丫子满客厅跑。




  小短腿一抖一抖。




  纸箱里除了狗外,还有一个袋子,里面有一些狗的日用品,诸如狗粮之类。东西质量很好。




  丁隐叹口气,看样子是真被扔了。




  




  袋子最底下,还有一个狗牌,金属质地。




  丁隐拿起来,仔细一看,想着能不能有主人信息。




  那上面什么都没有,只有两字。




  “小凡。”


  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07 )
 

© 地下的M犬_不断换坑 | Powered by LOFTER